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 No.126(05) 149-152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大荒经》与《山海经》关系新论

张国安;

摘要(Abstract):

《大荒经》与《山海经》的关系是正确理解传本《山海经》结构的关键所在,它们实际上是源与流的关系:《大荒经》早于《山海经》,其内容是对商代某象征天圆地方原始宇宙观的神秘主义建筑之结构及其壁画内容的记录与描述。《山海经》晚于《大荒经》,内容属于东周时代颛顼后裔的东西,与长期困惑史学界的"怪物"、象征天圆地方的神秘主义建筑———明堂相关;所谓的四海指明堂中那圈象征性的圜水,根本与所谓"九夷、八狄、七戎、六蛮"的民族观无关;而海外也不是通常所指的远国异人,其文内就非常明确地表示其地理范畴是"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也就是说指人类生活的范围;其内容就是天文(日月、星辰、四时、太岁)的运行与"神灵"的世界(生死与情状),理解明白其"道"的只有"圣人",本义是说一种形而上的东西。

关键词(KeyWords): 大荒经;山海经;源流;明堂;海;误解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作者(Author): 张国安;

Email: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