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 (02) 116-119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太平天国起义与广东天地会起义之差异
Difference Between Taiping Revolt and the Guangdong Heaven-Earth Society Revolt

雷冬文

摘要(Abstract):

广东天地会起义与太平天国起义作为同时代发生的反清起义,存在着显著差异。这些差异不仅体现在时间、地点、规模等表层因素上,而且还反映在启动源、发动媒介与政权形态、变革社会的程度等深层次因素上。太平天国起义的启动源为对西方文明的认知与追求,而广东天地会起义的启动源为"反清复明";对当时的中国而言,对西方文明的认知与追求既具有救亡意义,又具有发展意义,而"反清复明"只具有救亡意义。太平天国起义的发动媒介为拜上帝教,而广东天地会起义的发动媒介为天地会,这一巨大差异使两次起义所建立的政权形态也呈现出重大区别,即太平天国为"政教合一"的统一政权形态,而广东天地会则建立了众多世俗的政权。在变革社会时太平天国试图用西方文明从各方面改造中国,体现出了中国社会进步方向;而广东天地会仍跳不出小农与封建思想的藩篱,起义只停留于推翻旧政权这一肤浅层面上。正是这些差异,使得这两次起义的时代意义与历史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关键词(KeyWords): 太平天国;天地会;起义;差异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作者(Author): 雷冬文

Email: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